七言绝句 五言律诗 七言律诗 五言古诗 七言古诗 五言乐府 五言绝句 七言乐府

当前位置:大全网 > 古诗大全 > 唐诗三百首 > 五言律诗 >

五言律诗

司空曙:喜见外弟卢纶见宿

作者:司空曙

静夜四无邻,荒居旧业贫。

雨中黄叶树,灯下白头人。

以我独沉久,愧君相见频。

平生自有分,况是霍家亲。

 

【注解】

四:四方。

旧业:指家中的产业。

以:因为。

沉:沉沦。

分:情谊。

霍家亲:晋羊祜为蔡邕外孙,这里只是说明两家是表亲。

 

【韵译】

宁静的夜晚四周没有近邻,我荒居旧屋家道早就赤贫。

枯黄的老树在风雨中落叶,昏暗的灯光映照白发老人。

因为我长期以来孤寂沉沦,你频来探望令我自愧难忍。

平生情谊可见是自有缘分,更何况本身就是姑表亲门。

 

【翻译】

  寂静的夜晚四周没有邻居,因为家贫,居住在荒野中。夜雨中树上的黄叶飘落下来,灯下是白发老人。我这样孤独沉沦很久了,愧对你屡次来慰问我。我们本来就有情分,何况又是表亲。

 

【评析】
??
  司空曙和卢纶都在“大历十才子”之列,诗歌工力相匹,又是表兄弟,关系十分亲密。诗人“磊落有奇才”,但因为“性耿介,不干权要”,所以落得宦途坎坷,家境清寒。这首诗正是作者这种境遇的写照。诗人孤单地居住在荒野,表弟去看他,他表面上说“喜”,心中却是充满了悲凉与凄苦,正是“喜中有悲”。全诗悲喜交加,比喻贴切,意味深长。

  鉴赏诗词,往往会翻看上海辞书出版社的《唐诗鉴赏辞典》,或者上网搜索,但结果总是相似的。网上搜索出的页面,几乎都是复制了这部辞典的内容。虽说这部书的确荟萃了不少名家,比如陈贻焮、周汝昌、周振甫、俞平伯、施蛰存、袁行霈、萧涤非、葛晓音,等等,但是,大家众口一词、不约而同的引用,更多的原因是懒。懒得自己去鉴赏,懒得去研读深思,一方面,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,另一方面,主要是能力有限。这些前人的确都是古典文学方面的专家里手,但我试图做一做这件事,从自己欣赏的角度,重新确定一种鉴赏的方式。

  当然,我不期望超越,只是一种兴趣,也可看成一种补充,或换个角度的欣赏,我不想搞得道貌岸然(贬词褒用),一副学究气,只想随兴而为,不求全面,但求真诚,真诚地诵读这些古典诗词。个人能力有限,所言必有不当、不宜、不美、不确之处,一家之言,仅供参考。更多唐诗欣赏敬请关注“习古堂国学网”的唐诗三百首栏目。

  这首诗主要描写了这样一个情景。我(进入角色——司空曙)一个人独守在荒郊野外,这是我的居所,虽然我不想混入市井的嘈杂,但是也不想孤零零没有一个邻居。这里似乎除了我的心跳,只剩下这无边无际的夜,与宁静。如果我忘记了圣贤书中的志当存高远,如果我能够心如止水,无欲无求,参禅悟道,这里的确不是一个好去处。然而,我终究还是生活在现实,我得对得起自己的所学,对得起自己的家人,现在,旧业已经凋敝,那么明天呢,我会让我的家人过得更好么?

  夜,无边的夜啊!开始听到无边的雨,淅淅沥沥的下起来了。这样一个秋夜,冷风飒飒,吹落了一片片固执在树干上黄叶。叶,落归根,这属自然,可是为何这一片又一片的黄叶飘落到我的心里,冷冷的,凉凉的,……辛弃疾说,少年不识愁滋味,为赋新词强说愁,当华发飞上鬓角,当志气无法荡气回肠,当面对秋风秋雨只有愁,欲说还休?欲说还休!

  今夜我应该可以高兴,因为你来了,你又来看望我了。但是我的内心的愧疚无法平静!我无权无势也就罢了,甚至还无法照顾好自己家人的生活,你来图个什么?从我这里,你得不到名声,反而会让人低看你:你看看你,青年才俊,搭理一个老头子干么?多掉分啊!从我这里,你取不得利,我虽不至于如同陶潜那样,耕植不足以自己,以致幼稚盈室,却瓶无储粟,反而时常让你破费,让别人以为你傻了呢?

  我一个沉沦就让我这样下去何妨?我已齿动发白,还有什么奔头,什么诗书礼仪,什么道德文章,什么诗文歌赋,什么气节胸怀,这些都已随着我沦陷,随着我沉到了人生的最低谷。可是,你却频频相看顾,如果我还有一点良知,或说有过良知,我都会羞赧得无言以对。情谊可以用时间来衡量么?情谊可以用路途来衡量么?可以,也不可以!

  真正的深情厚谊可以不计较双方距离多远,可以跨越时间的久远,恰恰有了时空的阻隔方见情谊的珍贵。我相信,真正的情谊,历久弥新!虽然,我还是觉得我对不起这份情谊,我也相信,一个人的价值也不可以用年龄来衡量,同样也不可以用所居所处来衡量。

  如若此言不虚,吾当谨志于心:老当益壮,宁知白首之心;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!

  不要说我们一直有如此的缘分,即便只是我的表亲,我也会喜不自禁,更不要说你我的情谊了。

  过去,惊叹于唐人作诗的气度,往往流连忘返于华词丽藻,妙联工对,所以,对颔联“雨中黄叶树,灯下白头人”赞赏有加,但是当我深入此诗、深入诗人词心,我才发现,一首短短的五律,竟能写出一个人内心的波澜!用词、对仗固然精美,但字里行间蕴含的诗人情愫才是宝贵的。谁能想象,千余年前,诗人早已逝去,陋室早已逝去,那棵黄叶树也逝去了,那个暗夜也逝去了,……我一直以为,诵读这些诗词的境界,当还原一个曾经失去的世界。读诗当如此。

 

【作者介绍】

  司空曙(约720-790?),字文初,(唐才子传作文明。此从新唐书)广平(今属河北省)人,大历十才子之一。约唐代宗大历初前后在世。磊落有奇才,与李约为至交。性耿介,不干权要。家无担石,晏如也。尝因病中不给,遣其爱姬。韦辠节度剑南,辟致幕府。授洛阳主簿。未几,迁长林县丞。累官左拾遗。终水部郎中。曙诗有集二卷,登进士第,不详何年。曾官主簿。大历五年任左拾遗,贬长林(今湖北荆门西北)丞。贞元间,在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幕任职,官检校水部郎中,终虞部郎中。曙为卢纶表兄,亦是"大历十才子"之一。其诗多为行旅赠别之作,长于抒情,多有名句。胡震亨曰:"司空虞部婉雅闲淡,语近性情。"(《唐音癸签》卷七)有《司空文明诗集》。其诗朴素真挚,情感细腻,多写自然景色和乡情旅思,长于五律。诗风闲雅疏淡。